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ORF反垃圾邮件系统

邮件服务器-邮件系统-邮件技术论坛(BBS)

 找回密码
 会员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tarian

[搞笑文字] 我要抢银行--------很搞笑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0-1-2 21:57:51 | 显示全部楼层
15.
我觉得应该跟运动女说一声。
因为这几天我们都一起吃饭的。
如果我中午不在,她也许会等着我饿一天。
除非她亲自己的脸一口,那可以一天不觉得饿。
我的经验之谈。
于是我来到运动女的窗口前。
挤走一个老太太。
“我先去个厕所,下午还有点事,中午不在这边陪你吃饭了。”我小声说。
“什么?”她没听清。
“我去厕所,下午有事,中午不在这儿吃。”我提高音量。
他依旧没听清。
我于是大喊。
“我去厕所!不在这儿吃!”
“知道啦,你忙去吧。”她说。
转身发现整个营业厅的人都在看我。
小保安在捂嘴,经理在擦汗。
老太太一脸愕然。
我很郁闷。
每次我想要做些什么,都会闹得全世界知道。
出门发现,忘记小保安说的厕所在哪里了。
又想起还没有问程序员在哪里面试。
对面有个写字楼。
门口站着个保安。
我有心理阴影。
保安是我抢银行的一道很大的障碍。
我低着头往里走,又怕保安拦我。就时不时从眼角看他。
他看了我一眼。目光对视。
我立刻移开目光。
“干什么的!”他大喝一声。
我吓了一跳。
“我,我找人。”我颤颤巍巍的说。
“正门登记去!”他手一挥,把我推开。
这世界真麻烦。
上个厕所还要登记。
 楼主| 发表于 2010-1-2 21:58:50 | 显示全部楼层
16.
绕到写字楼正门。门口站着俩保安。
我吸取了教训。
我把双手插在风衣里。目不斜视。
我昂首挺胸,大步流星。
趾高气扬的往里走。
登记的话就签姐夫的名字。
可惜没人拦我。
所有写字楼的布局都很相似。
电梯旁边就是厕所。
给过往的路人提供方便。
我直奔厕所而去。
电梯旁站着一个小姑娘,20出头的样子。
似乎在等人。
因为电梯没按。
也有可能等着上厕所。
让她先上好了,我想。
女士优先。
于是我站到她身后。
“先生,办张信用卡吧。”她突然对我说。
“不办。”我说。
“求求您办一张吧,我要完成任务的。”她一脸苦相。
“我...我急着上厕所。”我说。
“那...那您上完厕所办一张吧。”她快要哭的样子。
我在厕所躲了20分钟。
抽了三颗烟。
三颗烟啊。
我现在每天只能借到5颗烟的。
戒烟之后我都借烟抽的。
出厕所的时候,小信用正在往里进。
差点撞到。
“您上完厕所了?那办张信用卡吧。”她一脸欣喜。
眼里闪着泪花。
我很后悔。
我躲在男厕所就好了。
 楼主| 发表于 2010-1-2 21:59:31 | 显示全部楼层
17.
填了一大堆单子,我才知道小信用在银行工作,实习生。
完不成任务要开除。
“你们银行在什么位置?”我问。
“离这不远,”小信用说,“坐2路车5站地。”
“好抢么?”我问。
“不好抢,”她说,“我反正每天上班都得站着过去。6点之前没准有座。”
填好单子,小信用给我鞠了个躬。说了一大堆谢谢。
出了写字楼,我万分感慨起来。
老子现在是有信用卡的人了。
说了抢银行就必须要抢吧。
不然信用度会下降,小信用告诉我的。
打电话给程序员,想问他在哪儿面试去。
无法接通。
我绕着写字楼走了半圈,还是打不通。
正好走到刚才拦我的保安面前。
我推了他一把。
闪开点,挡了我的信号了。
保安一脸无奈指着身后说,“不是我挡的,这楼挡的。”
楼我可推不动,于是我走开了。
走到旁边的小胡同里。
程序员问我在哪里,然后说,坐2路车5站地。
问清路线之后我问程序员,我穿什么衣服比较好。
他说你穿随便一点就好。
挂了电话我就想,穿风衣戴墨镜是不是不够随便。
然后发现我在胡同里迷路了。
姐姐早就告诉我不要一边走路一边打电话。
原来是怕我迷路。
于是我转过身来。
然后再给程序员打个电话就能出去了。
这是程序员告诉过我的反编译原理。
结果发现一个人站在我对面。
是同行,手里拿着一把枪,乌黑的枪口对着我。
我想起玩具店老板的话。
仿64式警用便携手枪,能打7发

[ 本帖最后由 tarian 于 2010-1-2 22:03 编辑 ]
 楼主| 发表于 2010-1-2 22:04:08 | 显示全部楼层
18.
很多人问我为什么同行没有台词。
其实他是说过很多话的,这篇文章的前几集有他很多对白。
只不过后来我把他说的脏话删掉了而已。
您的回复正文中有非法词或词组!
红色的提示教会我很多东西。
比如迅速的在一段文字中找到非法词组。
这次他终于说出不那么非法的词组。
敢抢我的马子。
我这才知道原来银行也叫马子的。
我很焦虑。
我的枪和子弹在小狗子书包里。
刀在运动女卧室里挂着。
今天风衣里没有东西可掉出来。
警察怎么还不来。
光天化日下两个穿风衣戴墨镜的人在胡同里搞一些见不得光的事情。
还有没有人管了。
PIA
肩膀有点疼。
我抬起右手去捂左肩膀。
PIA
脖子也疼起来。
“这枪里有三发子弹,”同行举着枪说,“本打算一发给你,一发给...”
突然他不说话了,直直的瞪着我看。
看得我很害羞。
“可是你枪法不好,所以三发都打给我了?”我问。
“不会吧?我只打了两发吧?”他说着,枪口朝天扣动食指。
PIA
子弹划破长空呼啸而去。贼他妈快。
反正我是没看清飞哪去了。
“对不起我刚才数错了。”我老老实实的道歉。
“什么人,不许动!”小保安突然出现在同行身后。
同行挥枪指向小保安。
小保安趴在地上。
咔哒咔哒。
枪里没子弹。
同行犹豫了一下,跳起来翻墙消失了。
我失望的看着小保安,心情极度复杂。
看见了吧,这就是他抢银行的预演。
你追不上他的。
幸好中国联通不是银行。
 楼主| 发表于 2010-1-2 22:05:05 | 显示全部楼层
19.
我后来知道,运动女有个同学在旁边的写字楼上班。
我昨天晚上见过她一面。
她当场嘲笑我打扮的古怪。
我嘲笑她胸太平。
然后运动女掐我,同学继续嘲笑我的风衣和墨镜。
同学的工作极度无聊。
等着吃午饭等到烦,就跑到楼顶打电话给男朋友。
正好看到胡同里两个穿着打扮很像运动女的男朋友的人。
两个啊。
还同时站在一起。
她立刻挂了男朋友的电话兴奋的打给运动女。
所以我说企业不要给员工太多工作压力。
多给他们一点时间去楼顶煲电话粥。
会挽救多少无辜的生灵啊。
我当时还以为是第三发子弹砸到小保安,他才会过来的。
这是何其精准的枪法啊。
还奇怪为什么他身后跟着运动女。
运动女从小保安身上跨过,直奔我来。
我看她的架势,像要把我撞倒。
于是我乖乖的自己躺下。
她就只是哭,听不清她说什么。
我把电话递给她。
帮我叫救护车,我说。
但是我发现我嘴巴没有动。
也可能动了,但没有声音。
运动女泪流满面,按号码的时候手一直在抖。
“哥!”
我听见她对着电话叫道。
傻瓜,怎么打给警察。我骂她。
何况你应该叫姐夫的。
同学就管她男朋友的姐夫叫姐夫的。
但是我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楼主| 发表于 2010-1-2 22:06:37 | 显示全部楼层
20.
我是被一群人吵醒的。
一睁眼就看见姐姐,手里拎着大包小箱的。
我靠,我虽然好久没交过房租了,你也不用这么狠把你弟弟东西都收拾打包拎出来。我说。
而且我还受着伤。
后来才知道姐姐是出差回来,刚下飞机。
运动女就在一边哭,说是害了我。
我说那个人是我抢银行的同行。
他只是用不正当手段打压商业对手而已,跟你无关。
运动女于是哭得更厉害。
姐姐爱怜的把运动女楼在怀里。
都说长嫂如母。姐姐真的像母亲一样安慰着运动女。
那么姐姐就相当于我的丈母娘了。
“就你这熊样还抢银行?”姐姐瞪着我骂。
后来我听说,脖子上是擦伤,肩膀也没有伤到骨头。
同行的枪法真好。
至于昏倒,医生解释是精神过度紧张所致。
潜台词是,我被吓晕过去的。
还好那时候我事先去过厕所了。
并且还去了20分钟。
不然会吓得尿裤子吧。
绷带包着胳膊脖子,这回穿的够随便了吧。
我出了医院就想去面试。
姐夫开车过来接我去做笔录。
一上车姐夫就开骂。
“我还以为那小子是局长的儿子呢,原来不是。早知道我早给他抓起来了。”
我想也是,如果局长生出那么丑的儿子,肯定会引咎辞职。
然后姐姐开始骂姐夫,接着是夫妻对骂。
“我还傻逼呵呵带着人去局长家抓人呢,”姐夫说,“结果人爷俩钓鱼刚回来。”
“这回我升职是没戏了。”姐夫末了说。
做了一大堆笔录。
我当然没说同行是抢银行的竞争对手。
姐夫说如果抓住了同行,开审的时候会叫我做证人。
不过我过了很久以后都没有当上证人。
 楼主| 发表于 2010-1-2 22:09:27 | 显示全部楼层
21.
本来我不想叫运动女陪我去换药。
因为同行还没被抓到,如果哪天突然蹦出来代表月亮消灭我,怕是会连累运动女。
万一去医院路上出什么意外。
而且她肯定会拖累我。
运动女胆子小,搬过来和姐姐一起住,也不敢晨练了。
并且都不懂得打电话叫救护车的。
“我保护舅舅吧!”小狗子叫着。
很好的建议。
于是我问小狗子每天几点放学。
姐姐瞪我一眼。
我说姐姐你不知道,小狗子拿着我的枪呢。
如果那天我也拿着枪,一定不会吃亏。
因为我的子弹比同行多。
多47发啊。
可惜现在已经被小狗子打光了。
结果还是决定叫我自己去换药。
因为姐姐说运动女刚参加工作,不好经常请假。
然后姐姐叫运动女早点休息。
这几天下了班就帮我收拾屋子,很辛苦。
因为我受伤了,自己没法收拾。
其实我没受伤的时候也不收拾屋子的。
所以运动女收拾得很辛苦。
然后姐姐要送我回家。
我说不就是对门么,一会儿我自己回去。
姐姐拧着我的胳膊把我拽出了门。
姐姐拿着我的钥匙开了门。
我一进屋就退了出来。
这不是我的屋子吧。
收拾得太干净,不适应。
姐姐把我推进屋。
关了门就问我喜不喜欢运动女。
 楼主| 发表于 2010-1-2 22:10:13 | 显示全部楼层
22.
不喜欢干嘛在一起,我问。
姐姐叹了口气。
你这孩子心善,又缺根筋。
我怕你是想保护她才陪着她。
那天我给你看她的照片,你看都不看的。
噼里啪啦说一大堆。
意思是不喜欢运动女的话,赶紧拉到。
大家都是亲戚,分手了以后也要见面的。
太尴尬。
我说这话不像是姐姐你说的。
倒像是姐夫的口吻。
姐姐一愣。
说我从小就聪明。
可惜小时候大冬天在河里救人那次,病了一场变傻了。
我说我哪里救过人。
她说废话,你是被人救。
然后告诉我,姐夫以前闹了个误会。
局长说他儿子喜欢运动女。
然后运动女被个变态骚扰。
也就是我同行。
姐夫就以为同行是局长的儿子。
现在局长的儿子不是变态。
而且长的嗷嗷帅。
尤其是姐夫带人去局长家里错抓人。
我说我靠,还嗷嗷的。
这也帅的太具体了。
姐姐就叹气。
说你要是喜欢人家,我去跟你姐夫说。
你要是不喜欢,就让给局长儿子。
也算帮姐夫忙。
然后叫我想好了再告诉她。
临走的时候姐姐问我,
你个傻小子不会真的想要去抢银行吧?
这还用问啊,我说,好歹我现在也是有信用卡的人。
然后姐姐就松了口气。
 楼主| 发表于 2010-1-2 22:10:39 | 显示全部楼层
23.
出门前跟姐姐要了坐车的钱。
跟姐夫要了烟。
跟小狗子要了本语文书。
车上看。
语文书里有很多好看的小说。
情节跌宕。
**爷爷植树。
“体会**爷爷植树的意义”
多么扣人心弦的剧情。
而且我所有的字都认得。
不像程序员写的文档。
一大堆生僻字。
并且不标注汉语拼音。
“请问,你是哪个学校的?”
我看的正入神,听见旁边的人跟我说话。
“实验2小。”我说。
其实老子早毕业了。
怕她问我为什么毕业了还看小学教材。
啰嗦。
就把小狗子的学校告诉她。
抬头发现是个女孩,20岁左右。
难怪我一直没有体会到小平爷爷植树的意义。
原来是她身上的香味扰乱我的思路。
“哎呀,我也是2小的老师。”她笑着说。
“我叫刘菁,刚入职不久,”她说,“教3年级思想品德。”
然后伸出手来。
算她识相伸的是右手。
我握了握她的手。
软软的。
滑滑的。
不会沾我一手粉笔灰吧。
“我叫李宝。”我说,“不教书的。”
“看你年纪不大,也是新入职吧?”她说,“学校现在老师不够,应该很快就给你排课了。”
“2年级语文?”她看了看小狗子的书,笑起来。“我比你高一年级哦。”
我突然想到,她是个老师哎。
书上有不懂的地方应该问老师。
“你说小平爷爷植树有什么意义?”我问她。
 楼主| 发表于 2010-1-2 22:13:44 | 显示全部楼层
24.
她就咯咯的笑。
“考我啊,我也不知道的。”她说,“我又不教语文。”
我很失望。
怎么当老师的。
我鄙夷的想。
“你也是去人民医院吧?”她指着我的绷带问,“你这是怎么伤的啊?”
“这...被石头砸的。”我说。
不能告诉她我是被抢银行的同行开枪打的。
她是小狗子的老师。
小狗子是姐夫的儿子。
姐夫是警察。
不能让警察从更多的渠道知道我要抢银行。
三人成虎啊。
一个人说家乐福里卖老虎,没什么。
两个人说家乐福里卖老虎,也没什么。
如果有三个人都说家乐福卖老虎。
沃尔玛就会去进货。
“是不是老教学楼掉的石头砸到了?”她惊讶状。
“恩...”我说。
掉了两块石头。
一块砸到肩膀。
一块砸到下巴。
“那边太危险了,早该修了,可是校长说今年招生不够。”她说,
“你以后可得小心点,别光想着教书,连坐车都看教材。”
“恩...你也小心点。”我说。
“对了,你的电话给我吧,”她说,“以后在学校里还要互相帮助。”
我掏出电话递给她。
“我的意思是,把你的电话号码给我。”她说。
我说我知道。
“我不记得自己的号码的,你用我的电话打给自己就行了。”我说。
“哈哈,你教书教傻了?自己号码都不记得。”她笑着在我的电话上按着。
你才傻了。我心想。
我记自己的号码做甚。
我又不给自己打电话。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会员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邮件技术资讯网    

GMT+8, 2019-12-7 14:29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6 Comsenz Inc.

本论坛为非盈利中立机构,所有言论属发表者个人意见,不代表本论坛立场。内容所涉及版权和法律相关事宜请参考各自所有者的条款。
如认定侵犯了您权利,请联系我们。本论坛原创内容请联系后再行转载并务必保留我站信息。此声明修改不另行通知,保留最终解释权。
*本论坛会员专属QQ群:邮件技术资讯网会员QQ群
*本论坛会员备用QQ群:邮件技术资讯网备用群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